密集增资对垒逆势“减资” 中小银行注册资本的“加减法”

原标题:密集增资对垒逆势“减资” 中小银行注册资本的“加减法”

2021年开年,中小银行就在注册资本上做起了“加减法”,密集增资与逆势“减资”对垒,吸引着市场眼球。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截至3月8日,今年以来已有包括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在内的28家银行类金融机构增加注册资本获银保监会批复(根据各地银保监局批复时间统计),而增资对象基本是中小银行机构。

最新案例显示,来自3月8日重庆两江银保监分局的消息:重庆江北恒丰村镇银行申请定向募股变更注册资本已收悉,现批复同意该行将注册资本由10000万元变更为31384万元。另据3月5日广西崇左银保监分局显示,同意广西凭祥农村商业银行连续两年的利润转增注册资本请示,即同意该行2018年、2019年利润转增注册资本,将注册资本由5575.78万元增至5766.91万元。

梳理银行增加注册资本的方式可以发现,中小银行主要通过利润转增注册资本、原始股东增资的方式增加注册资本。出于补充资本、改善银行股权结构的考虑,引入战略投资者增资扩股等方式也成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重要手段。今年以来,就有广西北部湾银行、广东龙川农村商业银行、石嘴山银行等银行的增资扩股方案获监管批复。

资本金是银行做大做强的根基,谈及今年以来,中小银行纷纷增加注册资本,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指出,中小银行在业务拓展、资产规模扩张过程中,对资本增长的要求是自然的,背后是资产规模的扩张限于监管硬性规定,必须控制杠杆率。同时,长期来看,银行风控的本质要求也需保持合理的总体杠杆率。“利润转资本、定向增资其实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外部资本进入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相对谨慎,对中小银行的盈利和风控前景的信心并不十分充足。”陶金补充道。

有银行业分析人士进一步对北京商报记者指出,中小银行增资扩股也存在一定的困难,如果吸引原始股东增资,则要考虑到原始股东自身的财务状况及是否具有进一步出资的能力和意愿;如果是对外募资,则要吸引到认同公司价值的长期战略投资者。

值得一提的是,在多数银行积极寻求增资的趋势下,也有部分小银行逆势“减资”,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已有4家小银行获当地银保监局批复减少注册资本。“减资”对象分别为2家农商行和2家村镇银行。

今年1月20日,黑龙江友谊农村商业银行获批复将注册资本金由21500万元变更为20000万元;2月8日,广东普宁农村商业银行获准将注册资本金由约13亿元减至10.42亿元。

今年1月25日,定海德商村镇银行获批复将注册资本由22000万元变更为13200万元;2月8日,辽宁海城金海村镇银行获准将注册资本由13800万元减少为3000万元。

减少注册资本在银行业中较为少见,对此,陶金指出,银行自身的发展有赖于资本的持续增加,增资是较为自然的规律,而减资多是被动行为。银行减资很普遍的一个原因是中小银行大股东自身原因导致退出,自身原因有可能是主观认为银行前景不良,也有可能是大股东自身经营存在压力或策略调整。

原创文章,作者:锤子财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zcf.com/finance/3927.html

(0)
上一篇 2021-03-08 19:45
下一篇 2021-03-09 20:1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