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锤子财富首页
  2. 财经

小贷入冬 消金风控迎结构性调整

来自: 北京商报

在监管一纸新规将网络小贷打入寒冬,结束“躺赢”时代后,实力派机构迁移消费金融牌照成大势所趋。

小贷严管的另一面,持牌消金迎来了监管的定向“松绑”。11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银保监会办公厅已在近日下发《关于促进消费金融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提升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除了要求消金机构和汽车金融公司打造核心风控能力、强化消费者权益保护、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外,还提出将加大监管政策支持力度,包括适当降低拨备监管要求,拓宽市场化融资手段和增加资本补充方式,监管“松绑”下,此后消金公司也可发行与银行同等待遇的二级资本债,增强抵御风险能力。

小贷入冬 消金风控迎结构性调整

允许发行二级资本债

众所周知,资本实力是消金机构比拼的竞争关键之一。此前,消金公司融资主要通过股东增资、银行间同业拆借、向金融机构借款、资产证券化、发行金融债等方式。而此次通知中,首次提到消金机构可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二级资本债券,引发业内关注。

具体来看,通知主要从拓宽市场化融资渠道以及增加资本补充方式两方面对消金机构融资手段进行“松绑”。一方面,支持符合许可条件的消金机构、汽车金融公司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二级资本债券,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增强抵御风险能力;另一方面,支持消金机构、汽车金融公司通过银登中心开展正常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进一步盘活信贷存量,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优化融资结构,降低流动性风险。

今年来,消金机构“补血”不断。“此前,消金机构融资渠道比较有限,同业拆借、信贷资产证券化和金融债是头部机构常用的融资方式。此次监管发文,鼓励两类机构可以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二级资本债尚属于首次,二级资本债的期限比较长,有利于改善资金期限结构,并且有利于提升资本充足率。”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

在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看来,当前,消费金融国内发展前景广阔,但消金机构与商业银行相比也普遍面临不少发展阻力,例如:消金机构不能吸储,融资渠道相对较窄,使得消金机构的资金成本相对较高,在实践中消费金融ABS发行也面临如何标准化与定价方面的难题。

本次监管层允许符合条件的消金机构发行二级资本债,周茂华认为,将有助于扩宽融资渠道、降低资金成本、提升资金实力、增强抵御风险能力。一方面有助于降低消费者信贷成本、提振市场需求;同时也将引导消金机构摒弃“高风险高收益”的粗放发展模式,更加专注于找准自身发展战略定位、内部精细化管理、提升服务专业化水平与可持续发展能力。

一持牌消金机构相关负责人进一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通知内容来看,将降低消费金融外部融资依赖,有利于消费金融由主体融资向资产融资转变。

前述人士称,消费金融的资金来源,以往除了银行间市场ABS以外,主要靠同业借款、金融债等主体融资,受宏观政策及同业影响较大,严重依赖外部金融市场。允许消费金融在银登中心开展信贷收益权转让,有利于消费金融更好地利用存量资产增强自主融资能力,通过存量资产流转提升流动性水平,增加消费金融资金可得性,优化融资结构。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则谈道,今年两会期间,曾有相关代表提交了关于支持持牌消金资产批量转让的提案,此次政策既是对提案的正面反馈,也充分回应了市场诉求,获准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能够增强消金机构的流动性,为探索更多资产处置方式提供了优良路径,也能提升消金机构的风险对冲能力。

“一紧一松”增强风险抵御

除了融资渠道扩宽外,此次通知中还有一个消金行业关注的重点,即将逾期6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纳入不良,并允许适当降低拨备监管要求。

具体来看,通知指出,在做实资产风险分类、真实反映资产质量,实现将逾期6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纳入不良以及资本充足率不低于最低监管要求的前提下,消金机构、汽车金融公司可以向属地银保监局申请将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降至不低于130%,汽车金融公司可以申请将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降至不低于1.5%。

针对不良纳入与拨备情况,2020年9月由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消费金融公司发展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曾指出,截至2020年6月末,消金机构已发展到26家,注册资本433.4亿元,资产规模4861.5亿元,贷款余额4686.1亿元,服务客户数1.4亿人。在加大资产管理与处置力度方面,截至2020年9月,已有近半数机构将资产划入不良的标准从逾期90天调整至60天,行业平均拨备覆盖率提升至186.34%。

“此次通知中,将逾期6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纳入不良,相比此前的90天要求更加严格。”于百程指出,与对银行的要求一致,监管方目的是以更审慎严格的标准来对待资产质量,由于口径更大,不良贷款数据将会上升。同时,允许消金公司拨备覆盖率从现有的150%降低至不低于130%,与不良口径调整形成对冲,实际上并不是放松了风险防范要求。在于百程看来,在不良的纳入方式和拨备上,“一紧一松”实则形成了对冲。

一持牌消金机构负责人指出,目前按照监管的要求是150%的拨备覆盖率要求;本政策将进一步有效提高机构的盈利水平和整体经营指标,以及风险化解能力。具体来看,一方面将给予灵活监管指标,增加经营灵活度鼓励消费金融发展;同时鼓励消费金融在严格风险暴露的条件下,降低拨备水平,给予消费金融经营更大的灵活性和包容度。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此次通知强调,对于拨备指标下调释放的贷款损失准备,要优先用于不良贷款核销,不得用于发放薪酬和分红。

从此条来看,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一政策是有基本目的和前提条件的,那就是要增强消金机构自身的风险抵御能力,将政策释放的利好真真正正落到实处,而不是挪作他用。

强调消费者权益保护

除了定向政策“松绑”外,监管对后续消金机构的定位及发展也给出了方向:即与商业银行差异化发展定位,探索优势细分领域,加快核心数据和客户资源积累;打造核心风控能力,摒弃“高收益覆盖高风险”的粗放风控思路,利用金融科技和微贷技术强化自主风控能力建设。

众所周知,消费金融已是众多互联网巨头与金融资本的必争之地。在政策红利、市场逐渐规范下,消金行业今年也引入不少新玩家,包括已经开业的平安消费金融、小米消费金融、阳光消费金融,以及正在筹建的蚂蚁消费金融、唯品富邦消费金融等,实力均不容小觑。

苏筱芮指出,网络小贷新规出台后,网络小贷牌照被“冻结”,各机构从网络小贷牌照到消费金融牌照的迁移势在必行。她进一步指出,未来一段时间内,对2020年消金批设窗口期的预判不变,此外在补充资本渠道、监管指标宽松方面将呈现一定的持续性。

不过,通知也强调,消金机构应强化消费者权益保护。主动适应国家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导向,最大限度降低利率水平,清晰披露贷款利率和收费标准,杜绝暴力催收等行为。

同时指出,应自主开展对借款人的信用评分,不得将授信审查和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应高度重视借款人自身还款能力,不过度依赖担保或保险机构的风险兜底。

苏筱芮指出,从监管点名、监管罚单的动向进行预判,后续,监管也将加大对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个人信息保护的工作力度,机构收到这方面罚单或有所上升,建议机构充分研判合规形势,在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个人信息保护这两个重点领域专项排查,建立完善的沟通、处置机制。

原创文章,作者:锤子财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zcf.com/finance/210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