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的最后一公里,别让科技放大资本的恶

来源:诗与星空

美团发布三季报的时候,我到没什么感想,不过股价暴跌超过7%,倒是挺意外的。

三季报显示,美团第三季度营收354亿元,同比增长28.8%;经营溢利由2019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14亿元增加至本季度的人民币67亿元,同比增长364.6%;经营利润率则由2019年同期的5.3%增至本季度的19.0%,增幅达258%。

不过,这67亿中,有58亿来自公允价值变动,也就是说,剔除掉公允价值变动,公司的业绩比去年还下滑了。

这么看,股价下跌也就容易理解了。

不过,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业绩不是最重要的。

有人说,投资一家企业,关键是投资企业领导者,好的企业领导者可以带领一家企业乘风破浪。

之前王兴在饭否上说,“红杉的投资原则是“Bet on the racetrack, not thejockey”,直译过来就是“赌赛道,不赌赛手”,但我更喜欢孙子的说法,求之于势,不责于人。”

所以,赛道比人还要关键。

美团是什么赛道?吃喝玩乐。

这是一条没有竞争对手的光明坦途,富裕起来的人民群众,都喜欢吃喝玩乐。

当然了,这条路也不那么好走。

最近关于美团压榨外卖小哥的消息不绝于耳,美团不得不出面声称修改了算法,给外卖小哥更多的骑行时间。

王兴还在饭否上说,如果早出生一百万年,作为一个男人,此刻我应该正在狩猎。我应该围着兽皮裙,手持标枪,正在捕捉山羊野鹿,也可能正和虎豹豺狼大狗熊做生死之搏。如果我干不好,我就会被咬死,我的家人族人就会饿死。每想到这里,我就决定集中精力,回到中国互联网这个现实丛林中来。

美团的最后一公里,别让科技放大资本的恶

我想,我大概明白王兴的内心感受。老子不过是晚生了几年而已… …

尽管如此,在互联网地盘看似瓜分殆尽的时候,王兴带领他的美团,在群狼牙缝里盘下了一块地,并且越做越大,一不留神,做到了世界五百强。

一、兵家必争之地:最后一公里

美团的最后一公里,别让科技放大资本的恶

6月21日,日偏食。

星空君在附近小学搞了一场路边天文,带领小朋友们观测日食。观测之前才想起来,忘了提前购买简易日食眼镜。15公里之外的基友手里倒是有不少,但在观测之前已经来不及送到。

美团的最后一公里,别让科技放大资本的恶

焦头烂额之际,突然在手机上刷出来美团跑腿。

半小时后,小朋友们悉数戴上了日食眼镜。

在打通最后一公里这个赛道上,阿里的饿了么,京东的京东到家(达达)已经做出了艰苦卓越的努力。

相对来说,由于APP属性的错位,美团跑腿的优势更加明显。

为什么最后一公里这么重要?

对于新零售来说,支付是起点,交付是终点。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早早占据了支付入口之后,诸多互联网零售企业只能选边站,比如线下家电零售巨头,也不得不投入阿里的怀抱。

线下各大商超,也都纷纷被阿里或腾讯注资,圈定了支付环节。

而打通了最后一公里的玩家,才有机会成为两大巨头钦定的合作对象。在饿了么卖身投奔阿里后,美团虽然背靠腾讯系,但相对独立的发展起来。

只不过,这个独立性只是看起来。毕竟,大部分用户在美团用的支付方式还是微信支付。

王兴在饭否还说过:好棋手通常都知道并接受自己同时也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

那么,美团又是谁的棋子?

美团的最后一公里,别让科技放大资本的恶

二、乱花迷人眼的投资路线

王兴给美团的定位是“吃喝玩乐”,但实际上,王兴实际在做的,是另外一个版本:吃喝玩乐住行。

住就不用多说了,美团酒店业务发展迅猛,2020年三季度实现营收65亿元。

在出行方面,美团收购了摩拜,还尝试了美团出行。

美团的最后一公里,别让科技放大资本的恶

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通过共享单车赚钱,而打车业务早被滴滴牢牢把控。

这么一块看起来结结实实没有油水的钢板,王兴为什么非要去啃一口呢?

先说摩拜,今年骑过摩拜单车的都会发现,摩拜单车已经不能使用微信小程序打开了,必须使用美团APP才行(这里赞一下腾讯的胸怀,在饿了么的业务被支付宝吃掉,APP快被边缘化的时候,腾讯还在鼓励合作伙伴们外延式发展)。

摩拜每天上千万的使用量,给美团带来充盈的打开率。一个APP最怕什么?不怕亏损,怕客户忘记它。

这就是摩拜存在的价值,美团是那个棋手,摩拜就是那个棋子。

再说打车,如果说单车用户群体覆盖了大学生为主体的年轻人,那么打车用户群体覆盖了职场“打工人”主体。

这些用户其实是美团现有或者潜在的重度用户群体,对于美团来说,单车和打车业务可以不赚钱,开展业务的目的是引流,只要预算之内亏不死,就可以往死里亏。

回到前文,公允价值变动的那58亿,是美团盈利的主要组成部分,这是从哪来的?

来自美团投资理想的股价变动。

美团为什么投资理想?

王兴曾经回答过这个问题:出于长期考虑,美团希望参与电动汽车产业革命。

星空君认为,王兴并不是一个投机者,他投资理想的理由是为了将来能够参与自动驾驶,实现自动配送和无人驾驶出租车出行。

为什么这么确定?

因为美团本质上是一家科技公司,让我们来看看美团的研发支出。

美团的最后一公里,别让科技放大资本的恶

公司单季度研发支出高达29.7亿,2018年的招股书上显示,美团申请了超过25项无人驾驶的专利。

三、别让科技放大资本的恶

9月8日,一篇名叫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刷爆了全网。

美团的最后一公里,别让科技放大资本的恶

以美团为首的外卖平台,通过大数据不断的“优化”路线,压榨着外卖小哥的最后一分钟。每个外卖小哥都在红灯面前,权衡着死神和订单之间的距离。

本来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引擎,但被资本利用了的科技,却变成了助纣为虐的工具。

近年来,一直提倡一个词,叫“科技向善”。

无论是民政部牵头的大数据寻人,还是短视频平台寻亲,都展示了科技在改善人民群众生活方面的能力。

美团的最后一公里,别让科技放大资本的恶

作为最大的科技平台之一,美团应该恪守道德底线,

正如王兴曾经提到,“科技创新的根本目的是普惠大众”。

在资本喧嚣的巅峰,是否忘却初心了呢?

原创文章,作者:锤子财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zcf.com/finance/26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