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葱进入涨价模式 平度大葱成金字招牌

10月27日,来自平度洪兰大葱集散地的数据显示,从7月中旬到9月中旬,当地毛葱每斤批发价格从0.5元涨到了1.4元,精品大葱每斤批发价从0.8元涨到了2.5元,均创下了5年来新高。

“我们全家人都很喜欢吃葱油拌面,但是从8月份以来,我注意到大葱的价格就不断地往上涨。”10月27日上午,市民程女士来到北村早市,发现这里的大葱最便宜的每斤2.8元,最贵的3.5元,“两个月前,每斤大葱还不到两块钱,现在变成3块钱,基本上一根大葱就要花一块钱了。”

一些摊贩介绍,从七八月份开始,大葱的批发价格就一路往上蹿,他们也只能随行就市上调零售价格。因为大葱涨价,市民购买的数量也从一大捆变成了一斤、两斤地买,一些饭店的用量也少了很多。

一些业户介绍,最近几天,大葱大姜的价格稍微回落了一些,但是按照这个发展势头,回落的空间不会太大。还有业户认为,受到大葱、大姜的涨价影响,后期大蒜有可能跟着涨价。“前些年,有些人炒过大蒜、大葱和大姜等农产品,今年也不排除有这种情况存在。”一些零售业户分析说。

陈铭序说,青岛市每天的蔬菜批发量在2600多吨,大葱、大姜、大蒜作为调味品,所占比重非常小。今年因为前期降雨量比较大,很多蔬菜主产区受到影响,因此部分蔬菜的价格有所上涨,但是供给量比较充足。

陈铭序介绍,他从事蔬菜批发市场管理工作有12个年头了,根据往年的情况看,蔬菜价格每年都会有一次上涨情况,主要跟天气有很大关系。

探访:全国最大大葱集散地在平度

南村镇素有大葱种植的传统,大葱种植历史悠久。明朝时,大沽河西岸一带(今平度古岘、仁兆、南村等地)栽培姜家埠大葱已经很普遍,值得一提的是在1552年,这里的大葱被明世宗嘉靖皇帝御封为 “葱中之王”。

在洪兰中村,这里有全国最大的大葱交易集散地。“高峰时日交易量3000多吨,前来交易的大货车100多辆,目前,南村镇洪兰村应该是全国最大的大葱交易集散地。大葱主要销往北京、上海、东北三省等地,这种情况将持续4个月左右。 ”平度市农业农村局蔬菜站站长陶跃顺介绍,目前,该市每年大葱种植面积在8万亩以上,并在全国率先实现大葱生产的全程机械化。

在南村镇洪兰大葱交易集散地一处加工点内,几名名工人分坐两旁,拿着气枪正剥从葱,随着呼呼的声响,两三秒钟一一棵葱就被剥得干干净净。记者注意到,剥葱工人的年龄都比较大,他们每天的收入在150元到300元之间。在加工点不远处,有一些恒温冷库,有工人往冷库里搬运大葱,储藏的大葱准备在春节期间上市。

洪兰靠近大沽河,是远近闻名的大葱生产基地,大葱常年种植面积保持5万亩左右,“村里成立了青岛洪兰蔬菜专业合作社,集体以土地入股,农民以资金入股,不仅增加了就业岗位,还壮大了村集体收入。现在合作社成员已达300多名,有11个加工棚、9个恒温库,形成了大葱种植、加工、仓储、运输、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集散地,集中区面积60多亩,本地受益人数超2万人。”

随着洪兰大葱交易集散地辐射范围越来越大,当地很多农民变成大葱经纪人,他们从中间牵线搭桥,菜农也不需要再到市场去送货交易,到了收获的季节,大葱经纪人就会把收购商引到田间地头。

“我们建成交易集散地后,不再只是加工本地大葱,很多客户把外地的‘毛葱’运到平度加工成‘精品大葱’,再销往全国各地。”王声君说,每年的1月到5月份,大葱商贩会把南方大葱运到集散地,加工后销售到全国各地,6月份到12月份,大葱商贩会把本地大葱加工后,销售到全国各地,这样一来,全国主要产区的大葱都在平度实现了交汇、集散、交易,最多的时候一天的交易额有500万元。

平度市大葱协会会长孙立健介绍,近年来,平度市大葱种植由南村镇发展到了蓼兰、崔家集镇等,年产量100万吨,几乎占据了全国大葱市场的半壁江山,影响力不断扩大。 “我们这里有很多大葱专业种植户,有的用户大葱种植面积超过400亩。除了在平度种植大葱外,我们平度人还把大葱种到外地,一些大户在内蒙、东北、甘肃等地种植大葱。”

“为了推动平度大葱成为‘叫得响’的金字招牌,近年来,平度市商务局积极做好农产品的产销对接活动,使优质特色农产品不断走出平度促进三产融合和乡村振兴。”平度市商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

据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提供的数字:2019年该市场大葱交易量为 261250吨,交易额519888 万元。大葱的交易额在蔬菜和果品类中排名第九,已经成为该市场的重要交易品种。2018年、2019年,平度大葱在该市场的大葱销售份额中均占到40%以上。

原创文章,作者:锤子财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zcf.com/finance/3107.html

(0)
上一篇 2020-12-21 19:42
下一篇 2020-12-21 19:4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