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锤子财富首页
  2. 财经

用“大数据杀熟”外卖客户 美团甩锅程序员惹众怒

12月21日,随着互联网时代席卷而来,人们的生活方式被彻底改变。外卖作为互联网时代的产物之一,极大地减少了人们因外出用餐而浪费的时间。在家点上一份自己喜欢的外卖、刷着短视频消遣已经成为现代人的日常习惯。

近日,作为国内最大的外卖平台之一,美团因一篇名为《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的文章被推上风口浪尖,不过这次不再是屡遭人们热议的“商家和骑手”话题,而是互联网巨头利用“大数据杀熟”的问题。

科技巨头们大数据引起的数字霸权和垄断终于引起了人们的警惕!

一份驴肉火烧引发的“惨案”

大数据杀熟一词,是2018年社会生活类十大流行语之一,指的是同样的商品或服务,老客户看到的价格反而比新客户要贵出许多 。

近日,一位网名为“漂移神父”的网友在微博发文爆料,自己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神父是美团“忠粉”,对美团外卖上的一家驴肉火烧情有独钟。

点过外卖的都知道,在外卖结算的界面会出现打包费、配送费、以及其他费等详细单据。为了能在点餐时更加优惠,神父花了15元开通了美团APP的会员。

然而,让其意想不到的是,在其开通会员后,外卖的配送费却比之前翻了倍。没开会员时是2元,开了会员后显示为6元。

据神父以往的点餐经验,这家驴肉火烧的配送费从未超过3元。本以为是点餐高峰期,但过了半小时后配送费依然没有变化。

作为美团忠粉,为了不冤枉美团,神父后来拿两部手机进行控制变量做实验——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在同一家饭店点同样的餐。内容都一样,唯独不同的是一部手机开了会员,一部没开。

结果发现,用两部手机刷了一个小时,没开会员的配送费仍为2元,开了会员的则仍是6元。

神父表示,这个情况可以复现,也就是并非偶然。

用“大数据杀熟”外卖客户 美团甩锅程序员惹众怒

作为忠粉,购买美团外卖会员,是为了更加便宜,没想到反而遭遇“杀熟”。

要知道,在互联网之前,在大家还都在线下消费的时候,忠粉和熟客还能享受添颗鸡蛋、一撮香菜的人情。怎么到了互联网上,熟客反而沦为“鱼肉”,巨头们却成为了“刀俎”。

神父非常不满,当即找到美团客服讨要说法,得到的回复是可以补偿10元红包,但神父的疑问并没有得到解决。

其他美团忠粉们,是不是也被“割了韭菜”还浑然不知?

神父对客服表示,不会再让更多人被坑。

用“大数据杀熟”外卖客户 美团甩锅程序员惹众怒

甩锅自家程序员

讨要说法未果后,神父在微博发布了一篇名为《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的文章,文章一经发出,引起网友的共鸣,网友们纷纷留言表示:自己也有类似经历。

随着事件持续发酵,美团派了技术人员、客服等前往漂移神父家中登门致歉。后续美团在公开声明中,给出的说法是“软件存在定位缓存,错误地使用了用户上一次的历史定位,导致配送费不准”。并强调“配送费差异和会员身份无关”。

用“大数据杀熟”外卖客户 美团甩锅程序员惹众怒

换句话来说,就是我没有“杀熟”,是系统出现了Bug。

对于这份公开声明,神父则表示,对他们处理问题和上门致歉的态度认可和点赞,但对问题的解释则牵强附会。

解释中,美团甩锅给自家程序员称“定位缓存偏差”的说法,很多网友看了也觉得是在敷衍,并不买账,纷纷发出质疑:

“美团的地址都是手动输入进而定位抓取的,配送地址和计算配送费的地址是不是一处的?配送地址能送对,那配送费又怎么会算错呢?”

“神父此前多次点餐的配送费都在3元以下,一买会员配送费就翻倍涨?这么巧合吗?”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缓存偏差的问题,但作为国内最大外卖平台,一个主打及时性的App,在数据更新上如此缓慢,定位计算偏差如此之大,是不是不具备相应技术实力?”

用“大数据杀熟”外卖客户 美团甩锅程序员惹众怒

对于技术实力方面,根据美团最新的财报,2020年第三季度,其研发支出达30亿,而美团给出的主要原因也是雇员人数的增加所致。

因此,有网友称,美团如此甩锅,对得起自家程序员熬过的夜、加过的班、掉过的头发吗?美团欠大家一个交代!

事实上,除了外卖业务,美团的酒店、机票等也存在差价问题。

据媒体报道,在漂移神父的事件发生后,有新华社记者做过类似试验并进行了报道:同时用两个手机登录美团APP,其中一个已经使用APP预订过该酒店,查询当天这家酒店的房价,显示最低价格为568元。而另一个没有使用过该APP预订酒店的新账号,查询同一房型同一时间的房价,显示的最低价格为517元。

漂移神父的事件发酵后,12月18日,美团股价下跌2.32%,市值蒸发近400亿港元。

反垄断警报拉响

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关于大数据杀熟的案例层出不穷。而互联网平台之所以有底气利用大数据杀熟,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对用户数据形成了垄断。

就在前不久,据央视报道,北京的韩女士使用手机在某电商平台购物时,中途错用了另一部手机结账,结果意外发现,同一商家的同一件商品,注册12年经常使用的高级会员账号,反而比注册了才5年多很少使用的普通账号,价格贵了25块钱。

当一家互联网公司达到市场垄断地位之后,其规模效应带来的运营低成本优势,基于惯性的消费习惯带来的产品黏性,数量众多的消费者自带的广告拉新效果,以及垄断壁垒建立起来后更少的其他选择等等,这些现实的商业规律,都给了互联网巨头强大的底气,割起韭菜来似乎也就肆无忌惮。

不过,当局已经意识到了互联网垄断隐患的存在。今年11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起草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无正当理由对交易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实施差别待遇,排除、限制市场竞争。

而随后,由中央网信办、市场监管总局、税务总局三部门联合召开的规范线上经济秩序行政指导会上,当局更是进一步指出:“互联网平台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也不是孕育不正当竞争的温床。”

今年12月14日,中国反垄断更是打响第一枪。彼时,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对阿里收购银泰、腾讯旗下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丰巢收购中邮智递等三起互联网巨头的股权收购,作出了50万元的顶格行政处罚。

用“大数据杀熟”外卖客户 美团甩锅程序员惹众怒

昔日,巨头们凭借垄断地位,“买下所有新赛马,控制所有新赛道”的日子,似乎即将成为历史。

原创文章,作者:锤子财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zcf.com/finance/311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