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局移动支付,华为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原标题:入局移动支付,华为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入局移动支付,华为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曾经说过“不会申请支付牌照”的华为也对第三方支付下手了。华为必须拿下支付牌照,这是它“自救”的需要。而每个科技互联网巨头,也都有个建立金融生态的梦想。

华为也终于对移动支付下手了。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深圳市讯联智付网络有限公司发生了股权变更,华为收购讯联智付100%股权。这也意味着,华为通过这次收购,获得了支付牌照。

对此, 华为向《财经天下》周刊回应称:“华为希望通过此次收购,给消费者提供更丰富的数字生活服务,为消费者打造更安全、更便捷的全场景智慧体验。”

除此之外,华为并未给出更多信息。但有业内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华为正在招聘与支付业务相关的岗位,包括负责备付金管理、路由、支付清算工作的岗位,以及网络运维岗和银行合作岗等岗位。

“这符合华为以往的低调风格。”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研究员陈经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

放眼国内科技互联网公司巨头,入局第三方支付已经成为标配。腾讯、阿里之外,包括字节跳动、美团、滴滴、京东、网易、百度等都已有“照”在手,华为则迟至现在方才入局,成为继小米之后第二家拥有支付牌照的手机公司。

业界普遍认为,在美国商务部禁令限制的背景下,华为要为自己构建支付通道,完成业务闭环的布局,摆脱业务受限的被动局面。但目前看来,华为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华为必须做支付

华为拿下支付牌照的消息一出,业界多少有些意外。因为,此前华为云服务部总裁苏杰曾多次对外表示“我们不会去申请支付牌照”,“一个企业必须有自己的边界意识,不申请牌照,因为那不是我们的擅长”,“面对传统金融生态,我们一直充满敬畏”。言下之意,支付牌照根本不在华为的考虑范围内。

但现在,考虑到华为的处境,获取支付牌照或许也是它的无奈之举。

华为正处于艰难时刻,芯片“断供”情况至今仍未缓解。华为手机业务也因此受到影响,根据Canalys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数据,华为(包括荣耀)手机市场份额从2020年第三季度的41%下降至22%,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了44%。

为了应对危局,华为剥离了荣耀手机业务。任正非在送别会上对新荣耀放话称“未来我们是竞争对手”,但今年1月荣耀推出独立后的首部新机V40,因为失去了华为自研的麒麟芯片,市场反应平平。

经济学家、新金融专家余丰慧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华为仅靠4G、5G等通讯设备的业务拓展,前方的路将更为艰难。

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芯片断供是目前华为面临的最大问题,一旦手机业务跟不上,华为基于手机硬件布局的一系列商业生态也可能面临艰难局面。因此,他认为,做支付是华为商业上取得突破的必然选择。在支付已经成为底层工具的当下,在数字人民币等新兴金融科技不断发展的情况下,如果企业没有支付牌照,就意味着欠缺很多东西;而华为拿下支付牌照,也更多的是出于合规性方面的考虑。

此时入局移动支付,华为不但是要在商业生态上取得突破,也是“自救”求生的需要。

“华为以前坚定搞自己的赛道,但是现在为了应对外界打压,多做点赚钱的业务,也是可以理解的。” 陈经说。

入局移动支付,华为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华为要做什么?

一位手机行业分析师称,在国内的两亿多手机用户基础,是华为进入移动支付市场的优势。

余丰慧表示,华为做移动支付的条件已经具备。他认为,华为云和华为的手机终端业务,是平台,也是基础设施。华为天然拥有新经济的流量入口。“只要平台铺得足够大,有流量、有粉丝、有技术、有获客能力,公司要做商业和做金融,都不成问题。金融业本身就是高端服务业,流量也是需要的。”

王蓬博告诉《财经天下》周刊,面向C端,华为能做的东西有很多,比如可以和线下商户合作,走微信和支付宝已经验证过的道路;也可以做消费金融,3C领域无疑是最重要的消费场景之一。

同时,他认为,华为也一直在做基于自身内部生态的流量分发和广告分发,这些支付数据虽然可以采用和第三方合作的方式,但如果掌握在华为自己手里,应用起来可以更加便利,与其他厂商合作也需要成本,因此,对华为而言不如索性自己来“内部消化”。华为拿下支付牌照,让积累的数据形成数据闭环,也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对此,陈经则认为,现在市面上的支付牌照虽然是有限的,但是随着巨头们纷纷入局支付,牌照实际上对它们而言并不算稀缺资源,单纯的数据闭环意义并不大,“闭环要有应用才有意义”。

也就是说,支付必须要依附于足够的应用场景,才能拥有价值、形成规模。

华为做支付,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华为支付(HuaweiPay)在华为MateS、荣耀V8(全网通)和荣耀8三款手机中上线。在2018年,华为在手机上开始预装不可卸载的“华为钱包”App,向C端用户扩展金融业务。这在当时也被认为是具有想象力的业务,但那时华为表示,企业应该有自己的“边界”,之后,华为钱包主要通过和其他金融机构合作,为用户提供了Huawei Card信用卡、商家收款产品手机POS机、交通卡等。

现在,华为拿下支付牌照,可能就不仅仅是为了打造支付业务,在这背后,是华为钱包和整个华为消费金融服务生态。陈经推断,华为也可能继续深入到娱乐、生活消费领域,“可能就不只是搞支付那么简单了”。

毕竟,华为已经在布局智能家居、智能汽车等场景,而华为官方回复中提到的“数字生活服务”和“全场景智慧体验”,也为华为金融生态系统的开展,提供了更多的想象。

王蓬博指出,华为要通过支付实现商业变现,还为时尚早。无论是业务适配还是系统搭建的人员适配等,都需要时间。对于华为来讲,拿下牌照还只是第一步。

在余丰慧看来,华为此时入局支付领域已经“迟了”。他说,华为手机在三四年前就应该做这件事了。尤其是面对微信和支付宝在市场中的强势地位,华为作为新手,在流量和用户积累上还差很多。

华为还成不了支付巨头的“敌人”

字节跳动在2014年通过收购拿到了第三方支付牌照,在2020年7月又拿下了一张网络小贷牌照;今年年初,抖音支付正式上线,拿下了春晚独家红包互动合作伙伴身份。去年12月,拼多多上线了“多多钱包”,拼多多关联公司今年也新增了“拼多多支付”的商标申请。

巨头们要进军互联网金融业务,第三方支付已经是必争之地。但微信和支付宝,始终是它们无法绕过的挑战。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方移动支付业务交易规模中,排在前两位的分别是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占54.4%和39.4%的市场份额。这两家合计的市场份额超过93.80%,是支付市场上绝对的王者。

王蓬博认为,短时间之内,对微信和支付宝而言,华为们连“敌人”都算不上,毕竟,无论是用户占有率还是线下场景,其他平台都无法和它们比拟。但长期来看,当所有能够触达到C端的平台方都拥有了支付牌照,做出了属于自己的支付工具,它们也将会对市场进行蚕食。

越来越多的巨头们在支付上开始展露自己的入侵性。它们也不排除联合起来,去挖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现有流量的可能。

余丰慧甚至提出了更大胆的猜测。华为做移动支付,未必也不可以成为支付宝、微信之外的第三家民营支付机构,作为独立第三方,届时不排除许多商家介入和接触华为的可能性。“华为作为独立的金融移动支付,一旦做成,则有可能吸引拼多多等新兴电商选择与其合作。”

入局移动支付,华为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年初,央行发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强化了支付领域反垄断的监管措施,备受市场关注。

但余丰慧认为,加强支付领域反垄断的监管,也并不意味着中小型支付机构迎来了春天。他表示,经济学存在“自然垄断”,通俗地讲,小公司的公信力不足,是它们无法摆脱的限制性因素,也恰恰是能支撑华为、小米等科技互联网巨头入局支付领域的原因。

但习惯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用户们,可以接受“华为钱包”作为支付工具吗?这仍然是个未知数。

原创文章,作者:锤子财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zcf.com/finance/42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