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锤子财富首页
  2. 财经

农夫山泉已风光上市 娃哈哈却还没走出“是非区”

原标题:农夫山泉已风光上市 娃哈哈却还没走出“是非区” 来源:投资者网

  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农夫山泉”,09633.HK)热热闹闹上市之际,娃哈哈却还在经受着谣言的折腾。

  近期,有关“娃哈哈集团宗庆后涉嫌原始股骗局”的消息一度刷屏。对此,娃哈哈官方平台紧急发布了澄清声明:经核查,该等新闻报道与事实不符。

  但事实上,市场对于娃哈哈的相关辟谣,早已并不陌生。

  品牌授权问题频出

  让娃哈哈恼火的消息显示,河南微达共享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微达公司”)以5G为互联网为噱头,通过拉人头的机制发展了3万会员,总层级达到5级。此外,其还宣称即将于香港“借壳”上市,并向其会员兜售千万股原始股。

  让人意外的是,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被传为这家涉嫌“非法传销+非法集资”公司的后台,并曾和这家公司联合推出了一款保健饮料:娃哈哈金花秘宝。

  公开资料显示,微达公司法定代表人、大股东瞿铭一2017年曾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违法所得40万元上缴国库。

  此前不久,一家名为“微达家联网”的个人公众号,曾发布大量微达国际与哇哈哈合作的信息,其中有篇文章称微达国际董事长瞿铭一到访娃哈哈集团,并附有两人的合照。 来源:“微达家联网”公众号

  《正经社》查询企查查发现,此处的“微达国际”,并无相对应的公司资料,但微达公司的简介,却是“微达国际创建于2011年,是一家……”。因此,二者高度疑似为同一家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其董事长瞿铭一,原名为瞿福学。

  网络上,各种宣传资料给此君带上的头衔极其炫目,诸如“战派和开战派导师投资家、企业家、教育家中国名人演说家协会副会长世界华人演说家协会宝马级导师品牌架构师,超级策划专家,创业教练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行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畅销书《财富第六波》、《人工智能》、《算力经济》创始联合作者曾辅导数百万位创业者和企业家,擅长一对一咨询诊断开处方和一对多培训交流给方案”等等,令人叹为观止。

  微达公司的持股比例方面,瞿福学为89%,李晓华为10%。李晓华曾是知名度甚高的网红首富,其头衔“中华慈善总会荣誉会长”和“中国第一位买下法拉利的人”事迹一度广为人知。

  宗庆后、瞿福学、李晓华3人也曾在一起合影。   事发后,娃哈哈紧急宣称:

  与公司签订合同的实则是北京赛智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赛智公司”);

  今年5月,娃哈哈曾授权赛智公司在公司蜂蜜制品上使用“娃哈哈”商标,而“微达公司”是赛智公司的下属公司;

  鉴于“微达公司”被曝光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赛智公司未尽到对下属经销企业进行严格审查和管理的义务,并对娃哈哈和宗庆后的声誉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娃哈哈已依约终止赛智公司的商标授权,并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事发之后,娃哈哈是否对合作方背景情况进行了调查?以及对上述情况是否知情?尽管娃哈哈方面没有就此问题给出答复,但类似事件其实早有发生。早在2015年,北京娃哈哈京城桶装水有限公司(下称“京城公司”)就通过回拨水表、少报用水量等方式,少缴水费百余万元。相关负责人被控在检查水表时失职,并于顺义法院受审。

  彼时,娃哈哈也发布声明称,涉事企业系娃哈哈许可的商标使用企业,娃哈哈已经与该公司终止了合作。

  名誉缘何屡遭伤害

  除了在商标授权方面饱受微词,自家的主打产品也被谣言缠身。《正经社》梳理资料发现,有关娃哈哈最为致命的谣言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儿童乳饮品含有肉毒杆菌”,另一个是“营养快线阴干后可变成避孕套”。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AD钙奶、营养快线以及儿童乳饮品都曾是娃哈哈的经典款产品,为公司营收作出过较大贡献。

  就连娃哈哈当家人宗庆后也曾对媒体诉苦称,娃哈哈被网络谣言害得损失惨重。他列举数字说明,营养快线原来可以卖到4亿箱,被谣言攻击后就掉到了1.5亿箱,“4亿箱相当于两百亿元”。

  更早前,他还在公开场合宣称,网上散布的所谓“饮料中含有肉毒杆菌”等谣言,给娃哈哈造成的年度损失高达数十亿元,并造成企业业绩的大幅下滑。对此,娃哈哈还曾悬赏10万元鼓励举报造谣者。

  然而多年过去后,娃哈哈仍然没能摆脱谣言的纠缠。就在2019年,娃哈哈AD钙奶的瓶身标语“喝AD钙奶可以从A变到D……”,被指低俗、宣传具有丰胸功能,进而引发热议。

  对此,娃哈哈集团官方微博回应称,标语并非广告语,内容选自网友留言,对引起歧义的内容已经停止印刷生产。

  更要命的是,由于多款经典产品模仿对手,娃哈哈一度被业界看作“山寨”公司,也给其声誉带来了负面影响。比如1978年娃哈哈推出的“儿童营养液”,对标的正是广州太阳神;2005年推出的营养快线正是模仿小洋人妙恋。   近年来,随着一款又一款的网红款、国潮款、明星款、抖音款消费品横空出世,娃哈哈也加速开启了多元化转型。从奶茶、奶粉、白酒、社交零售、彩妆乃至机器人领域,娃哈哈的身影都无处不在,只不过再也没出现过令人印象深刻的爆品。

  重要的是,多元化绝非简单的“土豪式”砸钱。而且隔行如隔山,如果转型没有清晰的方向和定位,只寄望凭借饮料行业的强势渠道去打通多元化方向的坦途,只会从一个错误走向另一个错误。

  上市门外几度徘徊

  公开资料显示,娃哈哈作为国内知名、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老品牌。其旗下的果奶、AD钙奶、八宝粥以及纯净水等多款产品更是占据了一众80后、90后的回忆。

  鼎盛时期,娃哈哈业绩曾进入500亿元俱乐部,创始人宗庆后也曾放话要达到1000亿元的目标。只不过,业绩在2013年创出新高后就遭遇了持续下跌。相关数据显示,2013年—2017年间,娃哈哈业绩持续下滑,5年间最高缩水了超300亿元,直至2018年才止跌企稳,不过距离2013年历史峰值的783亿元,已经甚为遥远。

  2019年时,宗庆后公开宣称2020年娃哈哈销售额将提升至少50%,从而达到700亿元人民币大关。不过,翻看近三年的销售额增速,突破700亿元尚有一定的难度。 来源:浙商500强等公开信源

  关于上市的问题,娃哈哈的态度则是从“不差钱不上市”,到“适当的时候会考虑上市”,再到“上市是娃哈哈一个非常正常的举动”。

  宗庆后曾对媒体表示,娃哈哈没有上市是因为股东数量的问题。2013年娃哈哈已实现全体员工持股,其全部股东数量达到15000个。而根据国家法律规定,企业上市之前股东数量不允许超过200个。2018年,娃哈哈已经清空所有员工手中股权,一度被业内认为“即将上市”。

  然而,业界还没等来娃哈哈上市的消息,昔日的代理商农夫山泉却已成功登陆港交所。据媒体报道,农夫山泉于9月8日上市,其前一天暗盘收盘市值高达4928.42亿港元。同时,其创始人、董事长钟睒睒的身价也因此暴涨。

  从业绩来看,从2017年到2019年,娃哈哈营收分别是456亿元、469亿元、464亿元,一直相对稳定;而农夫山泉分别实现营收174.9亿元、204.8亿元以及240.2亿元,2020年上半年未经审计的营收为115.45亿元。

  尽管营收体量仅为娃哈哈一半,但是农夫山泉年复合增长率为17.2%,在全球所有收入超过十亿美元的已上市软饮料企业中排名第一,远远甩出娃哈哈几条街了。《正经社》翻阅其招股书发现,尽管旗下品类众多,矿泉水业务仍然是农夫山泉的营收主力。

  同样是矿泉水起步,农夫山泉在21岁时已不止是有点“甜”了,而33岁的娃哈哈却还在“中年危机”中苦苦挣扎。

原创文章,作者:锤子财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zcf.com/finance/73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