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23293

零跑和Stellanis集团合作背后的助力者,核聚资本如何运筹帷幄

锤子财富2023-11-27 19:34:000

10月26日,零跑汽车和Stellanis集团的合作,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圈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根据双方的合作协议,Stellantis集团计划投资约15亿欧元以获取零跑汽车约20%的股权,成为后者的战略股东,并在零跑汽车董事会获得2个席位。

此外,Stellantis和零跑汽车将以51:49的比例,成立一家名为“零跑国际(Leapmotor International)”的合资公司,其将成为Stellantis集团的并表附属公司,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将担任该公司董事长,Stellantis集团委任合资公司首席执行官。

从左到右分别为核聚资本合伙人吴小平、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民、零跑汽车联席总裁武强以及核聚资本董事长何宁

15亿欧元,是欧洲车企投资中国新势力车企的新记录,双方共同成立的零跑国际,也开创了中国车企出海的一种新模式。

“全球化潮流不可逆,这一次合作意义非常深远,同时构建了传统顶级车企与中国新势力车的战略联盟,共同取长补短来进行发展未来电动车的业务。”在零跑汽车做成了一件“大事儿”后,零跑汽车联席总裁武强这样说到。然而,进一步挖掘在这件“大事儿”背后的故事,就能发现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品牌出海的背后,更有国内资本“长期价值主义”的坚守,以及对于中国高端制造业的前瞻布局和深入思考。

第一小标:零跑做成的一件大事儿

零跑汽车和STELLANTIS此次合作堪称“闪婚”:2023年2月开始接触,5月便达成合作框架,10月初敲定了细节条款。根据认购协议,此次认购价为每股认购股份43.8港元,较零跑汽车上个交易日收盘价36.8港元溢价19.02%。

“目前Stellantis集团在中国市场不算太成功,但集团需要对中国市场有一定的曝光率,所以非常偏向于依赖一家中国的成功公司;如果Stellantis集团要赢得中国市场,最好先赢下中国一家很好的公司的帮助,而零跑汽车非常关注技术,有着独特的产品组合,并且在财务方面和公司治理方面都非常高效,在理解全球市场时非常灵活。”在签约仪式上,Stellantis全球CEO唐唯实(Carlos Tavares)给予了零跑极高的评价。

11月1日,Stellantis集团便宣布管理层人事调整。Stellantis集团中国区原首席运营官奥立维(Grégoire Olivier)担任Stellantis集团方面“Stellantis集团-零跑科技战略联盟办公室”总负责人兼集团执行副总裁。集团执行副总裁来确保与零跑汽车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高效推进和执行,这足以见得Stellantis集团对于和零跑合作的重视。零跑全域自研的技术和产品也受到了业内同行的高度认可和一致好评。

好评和重视背后,是零跑汽车和Stellantis集团在理念、互补性等多个方面的高度契合,这也是在双方成功合作的最大的驱动力。

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表示,在研发投入和产出上,零跑无论是和传统车企比还是和新势力比,效率都是较高的。

而在唐唯实治下的Stellantis集团同样极为关注效率和成本。在2021年成功整合PSA和FCA之后,Stellantis集团销量和财务表现迅速提升,2022年该集团成为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2023年上半年,集团上半年净营收达984亿欧元,与2022年上半年相比增长12%;调整后经营利润率为14.4%,实现净利润109亿欧元,与2022年上半年相比增长37%。在全球汽车市场动荡之时,其经营利润率高达14.4%,超过一众豪华品牌。

在双方的合作中,零跑汽车除了能够得到资金支持,进一步加速企业发展、应对后市竞争之外,还能够借Stellantis集团已有的布局,快速在海外拥有较多的分销网络以及营销措施,从而加速零跑汽车出海。

“手机或电视机,可以完全地进行产品出口。但汽车和其它产业不同,几乎每一个国家都将汽车作为支柱产业,只有完全的合作模式,才能帮助中国的汽车做全球化。”朱江明说,利用Stellantis集团的资源,零跑汽车可以快速地抢占海外市场,快速地让品牌在全球得到发展。

此外,零跑国际将成为Stellantis集团并表公司,对于注重效率和利润的Stellantis集团而言,必然不会吝惜资源,在后续进一步帮助零跑国际在欧洲的落地。如若零跑国际能够在欧洲“一炮而红”,不仅仅能够给中外股东双方带来更好的财务回报,同时能够帮助零跑汽车实现更好的规模化效益,进一步提升零跑品牌在国内外市场的竞争力。

从更长远的视角来看,零跑汽车和Stellantis集团的合作还能够对于中外股东双方进行更加深度和长期的赋能。

“零跑国际是一个含金量极高的合作,以前有人说技术合作的含金量更高,而这种销售合作的含金量比较低,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见解。零跑不仅仅是以一个相对轻资产的模式走到了海外,同时零跑国际在海外所遇到的问题、当地用户的评价等等,都会直接反馈给零跑汽车,进而帮助零跑汽车以较小的代价,获取海外市场、用户的第一手资料,在更长的周期里,增强零跑汽车的竞争力。”武强说。

第二小标:“大事儿”背后的助推者

“零跑汽车和Stellanis的合作,也是一次‘技术性’很高的合作,这个项目不仅仅涉及到商业上的博弈和合作,也需要涉及到港交所、监管单位、知识产权、增资增发、反垄断等多个复杂的领域。”一位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人说,中国车企与海外资方的谈判很多,但是真正落地的相对比较少,零跑和Stellanis的合作是今年规模最大的海外资金投资。

除了能够给零跑汽车以及Stellantis集团带来助益之外,这一合作中的种种细节,也被业内人士赞誉颇多。除了Stellantis溢价收购股份外,在吸纳较多的投资金额后,以朱江明、傅利泉为代表的一致行动人仍是零跑汽车的最大股东集团。在监管方面,港交所也少见得给予了14年的关联交易豁免。

鲜为人知的是,这次复杂合作的主要操盘手武强,则是由零跑汽车的投资者,核聚资本推荐而来。

“在零跑和Stellantis集团的谈判中,牵头的人很重要。这个人既要懂国内市场也要懂国外市场,更要有相关业务的操作经验。”核聚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小平如是说,这一合作能够成为中国产业进一步拥抱外资的注脚,有一定产业里程碑的意义。

核聚资本是零跑汽车最大的外部基金股东之一,在投资零跑汽车的过程中,核聚资本不仅仅投入了近十亿元的自有资金,还联合投资伙伴,积极参与零跑的宣传、战略等。

“2017~2018年前后,我们就已经开始密切关注新能源汽车赛道,但是当时我们认为投资的时机还不成熟,直到2019年特斯拉进军上海临港,带来了新能源汽车史诗级的转变,我们认为这也是整个行业里程碑式的拐点。我们看到了先进技术与中国本土生产制造能力的融合,并认为这是一个关键的投资时刻。这种融合带来的生产效率是极高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坚定的相信中国新能源汽车走向国际化是未来的大趋势。在那个时间节点,蔚小理已经上市,而在一级市场新能源汽车中能够跑出来的第四名,我们认为只有具有独特技术背景和基因,坚持全域自研,注重极致的成本效率管控的零跑。而零跑也是一个具有长期投资价值的标的”核聚资本吴小平回忆起对零跑汽车的投资始末。

在核聚资本看来,智能电动汽车不仅仅是动力形式的切换,还会使得汽车变成一个移动的智能终端,在前期的调研当中,尽管很多新势力车企提出了很新颖的理念,但他们的产品很难让人和智能挂钩;而以朱江明为首的零跑汽车创始团队,是一个会“做电”的团队,同时零跑汽车团队也有着很浓郁的“工程师思维”,这些都成为了核聚资本选择零跑汽车作为标的的重要原因。

在零跑汽车成功IPO之后,核聚资本没有和大部分投资机构一样,获利后退出,而是选择继续陪伴,并在资源、人才等方面给零跑汽车提供帮助与赋能。

“在零跑汽车需要融资的情况下,来来往往的人和选择很多,有投资机构、上下游的大公司,也有Stellantis集团这样海外车企,我们也分析了上述几类投资的利弊,认为需要聚焦于和外部的主机厂合作,或者是选择海外的没有做过车的大公司、大集团,来为零跑汽车提供海外的资源和渠道。”核聚资本吴小平说到,此外中国正在和很多国家一起共建“一带一路”,零跑和Stellantis集团的合作,也符合国家“一带一路”的大方向。

一位长期观察零跑汽车的人士说:“零跑汽车是一个极为关注技术、有着很浓厚工程师氛围的企业,这样的好处是,企业能够聚焦于产品、技术,会有较强的核心竞争力。但在零跑汽车和Stellantis集团这样的合作中,复杂的商务谈判、涉及到海内外的资本运作等等,反而会是“工程师们”的短板,需要熟知海内外资本市场的‘内行人’来操盘。”

从左到右分别是武强,何宁和许小年,三人曾在美林证券共事

在一同确定大方向之后,核聚资本立刻开始帮助零跑汽车寻找起能够实施具体谈判、合作的“操盘手”。核聚资本创办人、董事长何宁、创始合伙人吴小平迅速找到了何宁在美林证券曾经的老同事武强。

核聚资本创办人、董事长何宁,在创办核聚资本之前,就已在国内外投行有着多年的职业生涯,曾担任摩根士丹利国际银行(中国)董事长、中信资本香港私募基金合伙人、美林集团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等职,早年参与投资了小天鹅、春都集团、三九药业、玉柴动力等企业,并帮助许多企业上市,为国内的机构和企业在海外市场融入超过百亿美元的资金。

“疫情最严峻的时刻,我们何总第一时间给他的老同事武强打了电话,我飞到杭州,在香格里拉酒店住了三周多,就是为了向零跑创始人朱江明先生推荐武强,”吴小平回忆到,“虽然零跑有很多的股东,但是能够像我们这样特别关心公司发展,主动探讨问题并提供帮助的股东也很少,武强到位之后,立刻运用他的经验、人脉,他的视野,帮助零跑汽车在9个月的内进行了与多家潜在合作伙伴的谈判,并最终推动了零跑-Stellantis合作的落地。”

“要知道,武强是香港知名银行家,当时已有国际大投行反复邀请他出任大中华区业务负责人,而这种岗位,对华人是极难开放的,算是投行这个行业做到了顶。但是我跟武强反复讲,你已经是个非常成功的金融投行家了,你需要做一个金融实业家,把你的金融经验付诸一个专注实业,基本面稳定的靠谱企业。”吴小平回忆起,疫情期间,他和和核聚资本创办人何宁董事长一起,轮番游说,与武强多次长途电话交流请他出山的那几个月,感慨颇多。

不仅仅是零跑汽车,核聚资本还投资了视联动力、国科碳美、珈云新材料、正泰安能、云谷科技、天数智新等多家智能化,数智化,和电动化领域,有研发属性和技术背景的优质企业,他们的发展需要资本的助推,而他们的技术与研发正在改变着世界和行业的格局。

“我有一个投资理论叫青春期投资法,投资不能投太年轻了的企业和行业,太年轻了根本看不出未来,很容易夭折;成熟的企业和行业,岁数太大了,已经太固化了。”核聚资本吴小平认为,无论是技术上,还是用户的接受度上,中国新能源汽车已经出具备了和海外汽车产业竞争的能力,同时也还没有完成固化,符合“青春期投资法”。

核聚资本创始人、董事长 何宁

在这些投资中,主动赋能,革新与融合,成为了核聚资本的核心理念之一。核聚资本创始人何宁董事长认为,在汽车电动化与智能化的视野中,由特斯拉推动革新的这一波新的浪潮,正在中国形成新的融合。 在此起彼伏的革新与融合中,行业的腾笼换鸟会带来无数的投资机遇。我们围绕电动化和智能化,不断深耕,打造产业生态,让产业链上的被投企业互相之间建立一定的协同,互相赋能,同时,这种深耕产业链的方式,让投资人的整个视野和维度看到更全面的产业链发展进程,也能更准确的把握产业发展的脉搏和方向,也同时给创业者提供更多维度的视角和建议。由核聚资本投资的一个做智能转向国产替代的公司,已经以其先进技术和成本控制为优势,成为零跑汽车的重要供应商,并将业务拓展到国内其他主机厂。通过核聚资本这座桥梁,资方、主机厂、供应链公司实现了多方共赢。

“以零跑为例,我们是多轮投资、长期赋能;在投资合作中,我们不仅仅在资本上赋能,还为零跑汽车推荐人才,想方设法提出建议,我们认为零跑还是一个青春期企业,在行业重塑的过程中,电动车的下半场,零跑还会在国际化的赛道上再次大放异彩。因此,我们不仅长期持有,也不排除未来追加投资的可能性。”吴小平说到,投资不能只是“Free rider”,没有免费的午餐,投资不但需要发现价值,更多的是需要投资人主动作为,去创造价值。

在核聚资本看来,在投资合作中,资本方需要长期投入,从行业视野,专业人才等持续为标的赋能。

核聚资本对于零跑汽车的长期投入,正在锻造一段新能源汽车产业和新能源汽车投资资本之间的佳话,共赢发展,不仅需要长期主义,还需要在成长的每个阶段用更高维的视野和对行业更深刻的理解,了解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为企业提供有效的助力。

0000
评论列表
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