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亿元信托计划展期 财信信托如何摆脱漩涡?

原标题:3.75亿元信托计划展期 财信信托如何摆脱漩涡?

3月3日,一笔3.75亿元信托贷款出现展期再次将财信信托推向了舆论漩涡,近日上市公司华民股份发布展期协议表示,该公司近日收到控股股东湖南建湘晖鸿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湘晖鸿”)的通知,建湘晖鸿于2月26日与财信信托签署《贷款展期协议》,约定原信托贷款合同的还款期限由2021年2月27日延长至2021年11月30日。在分析人士看来,近两年来信托行业延期、展期是在经济下降周期叠加政策收紧预期的情况下出现的事件,就这两年出现类似的情况看,该事件后续还有展期的可能。

3.75亿元信托贷款展期9个月

这笔展期长达9个月零3天的贷款本金主要涉及2019年2月华民股份原实际控制人朱红玉与财信信托签订的《信托贷款合同》,财信信托向朱红玉提供信托贷款3.75亿元,贷款期限为1+1年。

在当时签订信托贷款合同时,财信信托还在使用原名湖南信托,而华民股份还叫红宇新材。梳理红宇新材2019年2月28日发布的《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湖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信托贷款合同的公告》可以得到信息,彼时在签订合同的过程中,湖南信托受长沙银行、长沙市长信投资管理公司、长沙金洲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湖南建鸿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桃源县湘晖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五方共同委托,向朱红玉发放信托贷款。

首批借款一次性发放,后续根据朱红玉的需要,分批次向朱红玉提供融资资金支持。就在签订信托贷款协议后不久,红宇新材原实控人朱红玉及其儿子朱明楚将持有的约1.15亿股股份涉及的表决权委托给建湘晖鸿行使,随后红宇新材实控人发生改变,建湘晖鸿成为控股股东。

后又在2020年7月,红宇新材将公司名字由“湖南红宇耐磨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湖南华民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华民股份。

华民股份在3月2日发布的《贷款展期协议》中提到,控股股东目前正积极筹划依靠金融机构授信以及其他渠道合法筹资及时清偿借款以消除风险。但华民股份也同样指出,不排除本次展期时限到期后控股股东继续申请贷款展期的可能或因控股股东资信状况及履约能力大幅恶化、市场剧烈波动或发生其他不可控事件导致不能及时清偿借款的可能。

谈及这笔3.75亿元信托贷款出现展期,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近两年来信托行业延期、展期的情况时有发生,这也是在经济下降周期叠加政策收紧预期的情况下出现的事件,就这两年出现类似的情况看,该事件后续还有展期的可能。

此前曾有多个项目出现违约

财信信托原名为湖南信托,1985年经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2002年经央行总行核准重新登记,2008年获得了原银监会颁发新的金融许可证,该公司系湖南财信金控集团旗下成员企业,也是目前湖南省内唯一的本土信托机构。2020年3月,经银保监会湖南监管局批准及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该公司名称由“湖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湖南省财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作为湖南省唯一一家本土信托公司,财信信托自出生以来就被业内寄予厚望,但梳理财信信托的发展历史,项目违约、展期事件已经出现了多次。其中违约规模较大的几笔事件为“千山药机流动资金贷款集合信托”“凯迪生态流动资金贷款集合信托”等项目,且违约时间均集中发生在2018年。

将时间回溯至五年前的2016年10月,财信信托成立了“千山药机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项目发行规模达到1.9亿元,时隔两年后,这笔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出现违约。起因为2018年1月17日,千山药机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8年2月,根据千山药机发布的公告,湖南信托对该公司进行起诉,随后法院裁定,冻结千山药机、刘祥华以及陈端华的银行存款人民币约2.19亿元,或者查封、扣押上述被申请人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该项目是否已完成兑付,财信信托公开渠道并未进行披露。

另一笔出现违约的信托贷款计划为“凯迪生态流动资金贷款集合信托”,2017年9月财信信托发行该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期限为24个月,规模为2亿元,目前凯迪生态已经退市,该信托项目的兑付情况依旧未见公开渠道披露。

分析人士认为,财信信托频频出现违约的原因是由于项目尽调不详尽、风险环节较为薄弱引起的。一位信托行业观察人士认为,从现有的违约案例来看,财信信托出现违约的信托项目大多都涉及本土企业,不排除有些项目是财信信托自营的项目,而且出现违约的时间都较为密集,也反映出财信信托在当时一段时期激进展业、风险防控不严所造成的问题,对财信信托来说,应尽快联系相关融资人解决兑付。

业绩坐上“过山车”

除多个项目出现违约风波,财信信托近年来业绩更是出现大涨大跌。2017年-2019年,财信信托业绩可谓是坐上了“过山车”,2017年-2018年,财信信托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11.74亿元、12.56亿元,同比增速达到30.96%、6.95%,实现净利8.82亿元、10.01亿元,同比增速为59.11%、13.52%。

2019年,财信信托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实现营业收入为8.7亿元,同比下滑30%;净利润为2.4亿元,同比下滑75%,而对于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财信信托并未做出正面回应。时间来到2020年,财信信托业绩表现再次出现好转,扭转下滑趋势,根据研究机构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财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3.14亿元、净利润提升至6.46亿元。

新名称往往预示着新战略,在严监管趋势下,信托行业亟须寻找正确“航道”。2020年,信托行业开启一波增资热潮,财信信托也不例外,2020年11月6日,财信信托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其以资本公积转增注册资本方式,将注册资本由人民币24.51亿元增至人民币43.8亿元。该决议在其董事会审议通过后,已上报至湖南银保监局,并得到核准批复。

“信托行业本身就处在大的战略转型期,主营业务模式也在旧的模式转向新的模式,而新的模式各家都在探索适合自身禀赋的道路,财信信托应找到合适的突破点后再起航。”廖鹤凯如是说道。

针对上述3.75亿元信托贷款展期后续处理方式以及此前违约项目兑付一事的最新进展,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通过多种渠道联系财信信托方面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该公司回复。

原创文章,作者:锤子财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zcf.com/fund/38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